The TV is die-ing

家裹的電視老早成為兩老的唯一娛樂。對父親來說還有報紙,可是老花眼看不清楚;家母文盲,近月退休,只有看著光影畫面才有著一點娛樂。但對於年輕一代,早己有各種各樣的別的娛樂取代。然而不代表電視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,只是它內裏播放的內容不再吸引罷了。

HKTV沒有獲得免費電視牌照,當聽到消息一刻,我感到十分錯愕。錯愕是沒有意識到一直呼聲最響,最賣力投入於這一市場的組織,在欠缺具說服力的因由下被排走了。就算引入多了一倍的電視台數量,但這就是這政策的中心目標嗎?報章上、網路上、街頭訪問中,許許多多人的表態都傾向支持不單發牌、而是希望發HKTV免費牌,原因是他的成績有目共睹,他們的努力顯然而見。然而現實是政府又一次反智反眾的執行了另人反感的決定。

認識我的人都認為我是冷靜沉著的一員,以和諧處事待人為忠旨。對上屆選特首,我曾認為唐和何皆是無能人,選梁總比他們好,至少在建屋政策上對我條件有利。但是自他上任後,由初時還覺得不錯,到現在一件又一件令人失望的事發生,七一終於上街了,國教好歹也去了,到今次為免費電視市場多一個台都佔總了。我不想再相信「有能力的人」了。

人什麼時候最失望,當你一直認為的、所深信、所堅持的價值,被打破、被否定、初漠視的一剎,你還有什麼寄望?價值觀被改寫,一切生畏,這城市充斥著這現象。

現實就是現實,沒法如「回到最愛的一天」那樣任何來回過去與現在,也許隨集會一天一天少人下去,事件被淡忘。但政府這次實實在在是「錯」的決定沒有糾正,那休想香港會有一天安寧。因為香港市民不是愚民,他們是活生生實實在在的人,在七百萬人中這件事在他們身上產生了化學作用,既然既定正義的價值都被破壞,那只有反智的抗衡才有用。至少,身邊一向認為也屬沉著的朋友同事,也都認為無武力力度的意見發表不再管用。

我不情願看到身處的這裏慢慢發展至這樣的一個景況,更不願這景況這種人民不再相信政府這一情緒繼續發酵下去。這顯然是一個惡情循環,無助讓香港向更好方向發展。怎麼這麼大的政府就似沒有正常人在內去執行或協助施政?

1383914_10151942505355310_1060447244_n

Be Sociable, Shar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Please Answer * Time limit is exhausted. Please reload CAPTCHA.